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余秋雨 米兰·昆德拉 多丽丝·莱辛 郭敬明 奥尔罕·帕慕克 钱文忠 丹·布朗 黎东方


书名:《用洗脸盆吃羊肉饭——环游世界九万五千公里的自行车美食之旅》
定价:37.00元
折扣价:28.86元
内容简介

    《用洗脸盆吃羊肉饭》的作者是日本当代单车环游世界记录保持者、知名游记作家石田裕辅。自1995年辞职,骑单车环游世界之旅起,他用7年时间,游历了87个国家,骑了9.5万公里,闯下骑单车环游世界的最高记录。此书记叙他7年多艰难单车游世界中独特的饮食经历,也可称为作者许多闻所未闻的饮食奇遇记。作者以他特有的风格,记录了阿拉斯加现钓帝王鲑和非洲桑吉巴岛现捞生猛海胆,玻利维亚沙漠中的洋甘菊茶等73道饮食经验,最后终于又怀念家乡菜,似乎我们也跟着他进行了一场环游世界之旅,饱尝了一路的欢笑与眼泪。
作者简介

    石田裕辅(Yusuke Ishida),1969年出生。高中一年级骑自行车环游和歌山县一周后,开始憧憬旅行。高中二年级达成“环游近畿一周”;大学时休学一年,完成“环游日本一周”。1995年辞去食品制造企业的工作,踏上环游世界之旅。在旅途各地写下老套的歌词,画了风景和人物素描,并且自我陶醉着。
    石田裕辅创下的纪录:
    1.日本自转车探险协会(JACC)的自行车环游世界纪录保持者(亚军)。
    2.5300美金环游世界7年半(期间被强盗抢劫2900美元,旅途中打工收入不明)。
    3.在秘鲁被强盗持枪洗劫一空,双手被缚,光着屁股倒在沙漠中,贞操险些失守。这一幕在自行车骑士间广为流传,之后还登上了日本电视节目。
    石田擅长钓鳟鱼、自制鳕鱼干,并在极圈附近为了省钱用河水洗澡。(这就是用5300美金撑过7年半的秘密?)
[全文]
精彩书摘

    20手酿葡萄酒(阿根廷)
    我由乌斯怀亚搭巴士抵达圣地亚哥,接着便以布宜诺斯艾利斯为下一个目的地,打算横越整座大陆。
    一踏进阿根廷门多萨州,葡萄田随处可见。提起南美洲的葡萄酒,在日本虽然以智利较为有名,其实阿根廷的产量远在智利之上。可惜季节将近晚秋,采收过的葡萄树都枯萎了,满眼寂寥。
    路旁可以看到许多写着“VINO de MANO”的招牌。“VINO”是葡萄酒,“MANO”是手,是指手酿葡萄酒?招牌底下还放有酒樽。
    凑过去一看,一杯大约要五十日元,来试喝一杯吧!
    有个像是农场工人的小哥直接把酒樽里的葡萄酒倒进杯子里,酒液浓浓稠稠,颜色非常深。
    喝下去的瞬间,我的脸马上皱成一团。怎么这么甜?简直像没稀释过的果汁。
    打听之下,这果然是偏甜的酒。接下来我又试喝不甜的,虽然稍微正常了点,还是甜得让人想加水进去。这东西是像水果酒那样,先把水果以砂糖腌渍过,再拿去酿吗?不,等等,这种甜腻感和浓稠度,该不会是尚未过滤的浊酒吧?
    换个念头这么想,再喝时就觉得“这味道还可以”,我随即买了一公升。
    我请他们把酒装进保特瓶里,对着阳光一照,无数沉淀物像木屑般在黑漆漆的液体中飞舞,果然有手工酿造的感觉。
    夕阳西下时,我发现前头有座小小的酿酒厂,建筑物前头还有漂亮的草坪。我拜会厂长,请他让我在这里扎营一晚,对方也爽快地答应了。
    我在帐篷前恍惚地欣赏夕阳沉入地平线时,有十个男女从工厂走出来,大概是收工了吧。他们看到我搭在空地上的帐篷,说了些什么,表情愉快地笑了。
    隔天早上,我竟然睡过头,醒来时已经能听到工厂机器运转的声响。正在收拾帐篷时,厂长把我叫过去,说要带我参观一下。
    意外的是,工厂已经自动化了,巨大的银色机器轰隆作响,不断吐出纸盒装的葡萄酒。在只能看见地平线和葡萄田的乡间,这空间还真是异样,生产线四周的作业员看到我也露出微笑,挥手打招呼。
    参观完了,厂长送我两个纸盒,是一公升装的葡萄酒。我忍不住苦笑,昨天才买了一公升的手酿葡萄酒呢!
    我毕竟还是没力气带三公升葡萄酒上路,郑重向厂长道歉,还他一盒,另一盒则倒进保特瓶里,放在自行车的饮料架上,边骑边喝时才发现:“哇!味道真好!”
    昨天在我眼中很是煞风景的大平原,景色也突然迷人了起来。
    翌日,别人送的葡萄酒就喝完了,早知道就应该收下两盒的!
    我抵达下个城镇时,又买了新葡萄酒,一公升只要一比索,相当于一百二十日元。把酒倒进瓶子里,边骑车边咕嘟咕嘟地喝,一个人乐呵呵地笑。
    从那天开始,饮水瓶里装的就不是清水了,我每天都会换上新买的葡萄酒,只有刚开始买的手酿葡萄酒一直不见减少。毕竟对我这种年轻人来说,还是大量生产的葡萄酒比较对味,手酿酒就只好拿来做菜,到了最后酒已经酸得像葡萄酒醋,只好双手合十,让它回归大地啦!
前言

    我在启程前拔了三颗智齿,倒不是牙齿有毛病,而是为了以防万一。
    剩下那颗智齿还没从牙龈里冒出来,就让它维持原状了。牙医也说:“这颗还不要紧啦!”我想,大概再过三年也没问题吧。
    三年,再怎么估算,骑自行车纵贯、横越所有大陆,至少都得花这么多时间。不走完所有的大陆,我不打算回日本。我可不想在路上受蛀牙折磨,因为吃不下饭,就无法再往前走。
    骑自行车旅行,进食就成了需要特别关注的事了。因为我比平常更清楚感受到食物化为热力和能量,再转化为动力的物理过程。还有一种更清楚明显的变化: 我变成了大胃王,胃袋宛若无底洞。
    我会骑自行车远行,一开始是为了鲑鱼,一种溪流中的鱼种。
    在我的故乡和歌山,鲑鱼只栖息在极为偏僻的深山里。中学时代我为了钓这种鱼,常和朋友骑自行车,载着钓竿,从半夜开始骑,骑了才知道自己一天内可以骑将近一百公里。我也曾试着骑自行车环游和歌山县一周,五天就骑完了。每天不断变换的景色,以及和人们邂逅,都让我觉得痛快不已。
    我在大学时成功环游了日本一周,之后就自然而然以环游世界为目标。当了三年又三个月的上班族,存够资金后,我几乎毫不犹豫地提出辞呈。我确信,只要完成这趟旅程,这一辈子,我也就满足了。用全身来感受世界的辽阔,应该没有比这更奢侈的事了吧。
    那是我第二次出国,第一次是四年前到新西兰骑车,当作环游世界的前哨战。
    那趟旅程中,特别留在我记忆深处的,并非如梦似幻的湖泊,也不是高耸的群山,更不是粉蜡笔画般的街景,而是抵达新西兰时最初吃到的汉堡滋味。巨大的圆面包,怎么说都有日本的两倍大,大口咬下,里头满满都是卷心菜细丝,让我有点意外。汉堡本身和日本也有些不同,有股淡淡的羊肉味。
    那时候,我有种不可思议的感动。不管是在基督城的机场降落,或眺望流逝的街景,总觉得自己恍恍惚惚,好像在做梦。当我吃到那巨大的汉堡时,才真实感受到自己身在异国。
    或许,视觉远比我们想象更不可靠,非得动员所有味觉、嗅觉和触觉,才能一窥那片土地的全貌吧。
    这是一段紧贴着大地的旅程。我想要用全身呼吸,流下汗水,让自己融入当地,和当地人在同样的地方吃同样的东西,闻同样的味道,过同样的生活,然后把这一切刻进体内。这世上有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食物,又有什么样的味道呢?我想用皮肤、鼻子、舌头和胃袋好好吸收,让世界在自己心中开展。
    毕竟,我现在不但瘦得干瘪,还饿得不得了!
后记

    澳洲被我保留到“下次机会”。即使如此,这旅程我原以为三年到三年半即可完成,走完后才发现已花去七年半。
    想要推托是由于世界远比我想象辽阔,但倒也不是如此,其实是我比自己意识到的还要懒散。
    包括本书,我共有三部作品,从各个角度描写这趟旅程。
    第一本《不去会死!》描写旅程的魄力。第二本《最危险的厕所与最美的星空》,随意抽取个人独断认定的“世界第一”,以之为主题。本书则从食物切入,沿着旅程的时间和路线,再次描写在第一本书中没有提到的气氛、气味及味道等细节,以刻画整段旅程。
    不用说,本书重心并不是在介绍世界各地的饮食生活或各种餐点,更不是所谓的美食书。我斟酌字句,希望能将读者带进我的场景,一起品尝美味,笼罩在同样的气味中,得到与我走过相同行程的感受。
    由二五年元旦到年末除夕,我以“世界食纪行”为题,在《日本农业新闻》连载饮食游记。
    当报社向我征询这次企划的意见时,我没想太多就答应了,自以为是地认定应该是写周日增刊或每月一回的连载。等责任编辑跟我联络说“正式决定了”,我一打听细节,才晓得是每天连载,得一连写上半年,共计一百五十一篇。我在心里呐喊,怎么不早说啊!简直快急死了,只讲吃吃喝喝,能写得出那么多篇文章来吗?
    不过,当我重新翻阅旅行日记,循序追回记忆时,就冒出许多想写的题材,连自己也大吃一惊。要写一百五十一篇,结果现在却得烦恼究竟要删除哪些内容,我也重新体认到“饮食”果然是旅行不可或缺的要素啊!
    入口后我初次感受到,食物是当地的水、土壤与空气的结晶,更蕴含地方文化。当我踏上旅程,餐馆仿佛成了新世界的入口,不但能遇见从未尝过的新口味,更是穿越国界后最早与当地人交流的地方。常常有人请我吃饭,他们的笑脸总是让我看得入迷。
    或许,借由“饮食”来记述一段旅程,本就再自然不过。我一面作如是想,一面每天努力毫不间断地写稿(承蒙众多读者支持,我又继续连载了半年)。
    本书是以连载的原稿为底本,全盘改写为单行本。
    在提笔写稿前,我实验性地规定自己: 在表现口味时,禁止使用“美味可口”、“好吃”或“难吃”等词语,这么一来,应该能更深入表现,而不仅止于呈现表面的滋味吧。
    我的坚持的确有点刻意唱反调,能否能达成一点效果,就交由各位读者来判断了。对作者来说,能够这样尝试的确相当有意思。当然行文上还是会觉得有所局限,百般苦恼后,仍选择了其他容易表现的字句,在对话中也会用“好吃”一词,这是实际上讲话时会用上的,本来就没办法改。
    这次能轻松圆满地完成出书工作,同样承蒙编辑大森隆先生、设计师太田龙郎先生的照顾,更要衷心感谢每一位相关人士的协助,谢谢大家!
                                                                                    二〇〇六年秋
                                                                                    石田裕辅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