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郭敬明 黎东方 丹·布朗 米兰·昆德拉 多丽丝·莱辛 村上春树 钱文忠 奥尔罕·帕慕克


书名:《老后破产——名为“长寿”的噩梦》
定价:38.00元
折扣价:29.64元
内容简介

    《老后破产:所谓“长寿”的噩梦》是NHK特别节目录制组的采访过程全记录,也是已经有良好口碑的“译文纪实”系列的第28本。NHK特别节目录制组以“金钱问题”为主轴,揭露“老后破产”在居住、生活、医疗、人际关系等面向中的各种影响。“老后破产”在日本是热门话题,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如何养老也成为避不开的话题。
    有存款,有房子,有年金,为什么还会“老后破产”?
    长寿,这个幸福社会的象征,将成为压垮老后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
    建筑公司的老板娘在独子过劳死、丈夫病逝之后顿失依靠,有病痛不敢看病,只求节省开销……
    宠物店老板关掉店铺专心护理重病的母亲,送走母亲后却无法再次就业,只能卖掉与母亲共同生活的房子以维持生计……
    中年失业的子女,仰赖双亲的养老金过活,最后却两代人双双破产……
    NHK特别节目录制组以“金钱问题”为主轴,揭露“老后破产”在居住、生活、医疗、人际关系等面向中的各种影响。案例中的每一位老人,年轻时都与你我一样认真工作,做好了退休后的储蓄计划,却从没想过老后生活如此孤独辛苦,甚至失去求生欲望。
    “老后破产”问题不只冲击65岁以上的老人,更进一步蔓延至工作人口。经济衰退、收入减少、物价上涨的危机纷至沓来,年轻人就业困难,中年失业的上班族难以再次进入职场……如果不能认清现状,寻求解决之道,那么,不管你现在几岁,都将成为“老后破产”的预备军。
作者简介

    NHK特别节目录制组:奉行“亲身采访”“独家”“感动”等报道理念,敢于大胆挖掘事实真相、不畏挑战,曾陆续推出过《无缘社会》 《女性贫困》《老后破产》等反映日本社会现实问题的书籍。
编辑推荐

    《老后破产:所谓“长寿”的噩梦》是NHK特别节目录制组的采访过程全记录,也是已经有良好口碑的“译文纪实”系列的第28本。NHK特别节目录制组以“金钱问题”为主轴,揭露“老后破产”在居住、生活、医疗、人际关系等面向中的各种影响。“老后破产”在日本是热门话题,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如何养老也成为避不开的话题。
精彩书摘

    今天,在步入超老龄社会的日本,可以称之为“老后破产”的现象正在蔓延。
    靠养老金生活的老人,因生病、受伤等任何人身上都会发生的些微小事,便再也无法依靠自己的收入生活下去而破产……这样的案例,正在不断发生。
    “没钱去医院啊,只能忍着。”
    “靠养老金生活,一日只吃一餐,一餐费用缩减到100日元。”
    毫无疑问,在当今日本,一直极为普通地生活到现在的老人们所直面的,就是这样的现实。
    这样的事态,为什么会蔓延?—过去近20年间,家庭平均收入在持续减少。劳动人口的年收入在持续减少,老人的人均养老金也在持续减少。火上浇油的是,“单身化”的独居老人人口正以突破600万大关之势激增。若夫妻两人一起生活,还可以以两个人的养老金维持生活,但只要其中一个去世,那就只能靠一个人的养老金生活下去了。
    但是,对独居老人养老金收入的分析结果显示,约有一半人,即近300万人的收入低于生活保护标准,年收入不足120万日元。除去已经接受生活保护的70万人,剩下的200余万人中,只靠养老金勉强度日的不在少数。若换算为月收入,那在国民养老金(全额65 000日元左右)之外还领取社会养老金,但仍不足10万日元的上班族,就也在其中了。
    也许,很多人会想,若每月能领到十几万日元的养老金,生活方面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困难吧。但是,我们在采访中慢慢了解到,即便在十几万日元的养老金之外还有自己的房子,也有一定的存款,也同样会一点一点地被逼入“老后破产”的境地,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
    “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晚年!”我们采访的众多老人也曾认为,什么“老后破产”,根本不可能!上班族、农户、个体经营业者……以为晚年生活有备无患的各色人等一个个目瞪口呆,都认为“自己绝不会‘老后破产’”。
    “老后破产”的诱因,是生病、受伤等,一旦步入老年,谁身上都有可能发生这些情况。尤其是孤身一人生活的老人,没有家人照料,医疗费、护理费等就会成为沉重的负担。身体尚能勉强承受时,还可以忍着不去医院,但终有一天病情会加重,甚至卧床不起,到那时,不接受上门护理或治疗是活不下去的。若无法独立承担其费用,就要接受生活保护了。被逼入如此状态,又只能靠养老金勉强度日,就谓之“老后破产”。
    若有10万日元的养老金收入,只要身体健康,孤身一人的生活还是可以维持的。但若患上需要动手术治疗的病,或因伤住院—即便有存款,一旦花光—无论哪种情况,都会让人陷入“老后破产”的境地。
    本来,若养老金金额在生活保护水平以下,享受生活保护就是一项得到认可的权利。宪法第25条规定:“所有国民,享有拥有最低限度健康及文化生活的权利。”以此为根据,生活保护制度得到了保障。其金额虽因各地政府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支付给单身者的生活保护费,基本上每月为13万日元左右。若收入低于这一数字,就有权领取其差额。并且,一旦接受了生活保护,医疗费、护理费也将全部免除,也就是说,可以放心地去医院了。
    然而,实际上接受生活保护的老人却只有10%左右,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申请生活保护,而只靠养老金勉强度日。“就算身体不舒服,能忍着就不去医院。”像这样,连医疗费都节省下来的老人也不在少数。
    一方面,只靠自己的收入、积蓄等坚持过活的老人,连医疗、护理都不得不节省下来;另一方面,一旦接受生活保护,医疗、护理等就可以免费,这就是目前的生活保护制度。因而,在提供福利时,越是自力更生努力生活的人,工作人员就越想为之提供支援。不少人都会提到生活保护制度不周全所造成的含糊不清。
    更让人心生巨大的矛盾之感的现实是,如果老人拥有房产,就无法享受生活保护。有些老人拼命工作,终于有了自己的、处处都是回忆的家,不想放弃,但原则上,只要不卖掉房产充抵生活费,就无法享受生活保护。如果不想卖掉自己的房子,那就只能靠养老金生活了。
    比如,丈夫去世后,作为遗产留下了一所很大的宅子。孤身一人生活的妻子每月能领到十几万日元的养老金,那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如果身体健康,应该会过得悠然自得吧。但是,一旦患上癌症等重大疾病—现在,60岁年龄段的老人,自费负担的医疗费比重与劳动力一样,都是三成。到75岁之前,会逐渐过渡到二成。75岁之后就很容易生病了,原则上负担一成(如果收入多,负担的数额会相应加重)。
    靠养老金生活,也要支付水电煤气费等公共支出、医疗保险及护理保险等,医疗费就必须等以上费用支出之后,在剩下的钱里挤了。一旦治疗时间拖长,或是身患慢性疾病,就要长期不断地支付医疗费了。若为支付医疗费卖掉自己的房子,就必须租房住。一边交房租,一边挤医疗费,终有一天,卖房所得的存款也会见底。
    如此,即便是当初看上去生活宽裕的老人,也同样无法避免“老后破产”的境遇。这类案例同样层出不穷。
    2014年9月,NHK特别节目《“老后破产”的现实》播出,向社会展现了这类“老后破产”的蔓延之势。节目播出后,立即收到了大量的反馈,尤以40—50岁年龄段,下一步将步入晚年生活者的反馈居多。
    “我没有正式工作,没交养老保险,也没结婚,势必‘老后破产’了。不想长寿什么的了。”(40岁年龄段,男性)
    “我在家一边做主妇,一边照料公公婆婆。可等自己老了,却没有孩子照料我。又没有积蓄进老人院,那就只能在家里等着孤独死吗?”(50岁年龄段,女性)
    “家里的老人眼看就要‘老后破产’了,我也没工作。两个人靠患老年痴呆的老人的养老金生活,每月8万日元。对将来,不抱什么希望了。”(50岁年龄段,男性)
    在控制社会保障支出的国家方针的指导下,养老金支付金额逐渐减少,医疗、护理等开支负担加重。可以想见,今后人们的晚年生活将更为严峻。在这样的时代,中老年人既要照顾父母,自身的晚年又在迫近,对他们来说,“老后破产”问题并非事不关己。
    而高龄者的反馈则大多是将自己的人生与节目受访者重叠。
    “靠每月4万日元的养老金生活不下去,就申请了生活保护,但生活中毫无乐趣可言。每天都在想,什么时候能一死了之呢?”(80岁年龄段,女性)
    “每月能领到16万日元的养老金,支出却在16万日元以上。但我的生活并不奢侈,医疗、护理等也曾节省过,但就我来说,要节省就只能一死了。”(70岁年龄段,男性)
    我们采访人员多次展开讨论的,就是被逼向“老后破产”的老人们异口同声所说的一个词—一死了之。在处境相同的观众的反馈中,也有很多触及到了这个词。
    只要拼命工作,等待自己的,不就应该是悠然而又舒适的晚年吗?!—有的人发出了这样的愤慨。
    “要是一个人,死都死不了……”有的老人这样说着,落下泪来。
    节目海报中,有这样一句广告语:“长寿的噩梦”。
    看着这句话,脑海中几位低喃着“想一死了之”的老人的面孔浮起又消失……被一步步逼入“老后破产”的日子,真就是人间活地狱啊。“长寿的噩梦”,这是在诅咒,不是吗?
    现在,很多人都对晚年抱着一缕说不清的不安,可又有些遥远,但我们能否想象一下,自己的父母或身边的人们是否都有可能陷入“老后破产”的境地呢?“老后破产”并非隔岸观火,而已成为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的日常现象。
《老后破产——名为“长寿”的噩梦》前言

    2013年8月,我被叫到了新宿西口的一个居酒屋里。店内,弥漫着烤鱼的烟气。我就在这烟气中,等候制片人板垣淑子和摄影师宝代智夫的到来。
    2006到2007年,NHK特别节目《穷忙族》播出,而这两位,都是该节目无可替代的制作伙伴。
    “我们要报道老年人所面临的问题,再一起做一个节目吧?”
    没理由拒绝,当然就立即答应了。就这样,是年11月24日,反映独居老人痴呆问题的NHK特别节目《“800万痴呆症患者”的时代:连“帮帮我”都不会说—孤立无援的痴呆老人》播出了。继之播出的节目,就是本书的标题——老后破产。
    可能,这个词听起来很陌生,它是制片人板垣造的,为的是将焦点集中到老年人的生活依靠—“金钱”的问题上。
    孤身生活的老龄人口已经逼近600万人,且约有一半人的年收入低于生活保护标准①。其中,接受生活保护的有70万人。剩下的,除有储蓄、存款等足够积蓄的老人之外,粗略估算,约有200余万独居老人没有接受生活保护,只靠养老金生活,日子过得非常拮据。而一旦生病,或需要人照顾,也将就此破产……
    制片人板垣就将这些老人的上述境遇,称为“老后破产”。
    听着这番说明,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位老人,秋田县仙北市的铃木勇治先生(当时74岁)。制作《穷忙族》时我采访过他。铃木先生经营着一家西装裁缝店,但随着地方经济的衰退,营业额不见增长,年收入只有24万日元②多一点。再就是每月6万日元的养老金了。老先生每一餐的花费为100到200日元。采访那天,铃木先生的菜肴是鱿鱼罐头和99日元3包的纳豆,除此便别无他物了。铃木先生的妻子卧床不起,住院了,每月的住院费用为6万日元。铃木先生的养老金都交住院费了。
    既如此,接受生活保护不就好了。但铃木先生又有100万日元的存款。存款被视为财产,若要接受生活保护,就必须花光。只是这笔存款,铃木先生坚决不想去动,因为这笔钱是为妻子的葬礼准备的,他视若珍宝。可以说,这就是典型的“老后破产”的境遇。
    “最终就是……穷人,那就早死早了吗?”
    我的心,被铃木先生这声低喃刺痛了。
    节目录完以后,工作人员与铃木先生还互相保持着联系。听说,一直住院的妻子后来去世了,铃木先生为妻子举行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再之后,动不动就生病的铃木先生把店关了。葬礼花光了积蓄,就可以申请生活保护了。现在,铃木先生已经住进了养老院。这样的说法或许残酷,但对铃木先生来说,就是妻子的死,换来了最低限度的生活保障。生活保护制度就是这样的制度。或许,这就是现实,但却让人感到荒诞,令人无语。
    现在,老人的生存环境严酷之极。在高龄少子化的快速演化中,养老金、医疗、护理等社会保障支出,已占国民总收入的30%以上。从劳动力人口抚养65岁以上老人人口的比重来看,1990年为5.1人抚养1人,2010年为2.6人抚养1人,到2030年将是1.7人抚养1人,即正在向1个劳动力抚养1位老人的养老结构逼近。
    “只有你们自己享受好处!”在年轻人中,也能听到这样的声音。这就是代际间的严重对立。即便是宪法保障的最低限度的生活保护,也有部分媒体等特意报道,“领得太多”的批判、不正当领取问题的揭露等类似报道也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还有,一定会出现的——“这样的处境是自作自受”的自身责任论。
    老人陷入如此情状,可以放任不管吗?我们持否定的态度。正因形势严峻,我们才希望,我们的社会努力去找到一个“最佳方案”。
    本书就是基于2014年9月28日播出的NHK特别节目《老人漂流社会—“老后破产”的现实》所作的通讯报道,包括节目中无法介绍殆尽的老年人所面对的现实。“老后破产”的老人,社会毫无办法,就此抛弃他们,还是向着解决问题迈出第一步?而最为重要的,首先必须要关注当下“正在发生什么”,一切都要从这一关注中起步!
    因为,讨论,只能从“现场”开始。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