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钱文忠 多丽丝·莱辛 丹·布朗 黎东方 米兰·昆德拉 郭敬明


书名:《白宫情商——国家治理的美国教训》
定价:55.00元
折扣价:42.90元
内容简介

    本书是“美国的国家治理”大课题的初步成果。从13个方面总结美国在国家治理以及全球治理中的经验教训,通过几十个案例进行阐释,也是别开生面的一种尝试。美国的国家治理和全球治理,对于中国也有启示和借鉴作用。少走弯路,便是通途。书中有专业学养的根基,又有平近亲和的故事,作者力求把复杂的事情讲清楚,把专业的问题说通俗,把严肃的话题写轻松。
作者简介

    张国庆,中国社科院著名国际问题专家,18家电台、电视台特约评论员(凤凰卫视、北京电视台、新浪网、腾讯网等)。新浪、腾讯微博500万粉丝博主(新浪122万;腾讯近430万)。主要研究大国崛起与大国关系、美国媒体与国际话语权,对国际形势常有敏锐、准确的判断。著有《媒体话语权》、《被折腾的世界》、《总统们》(由我社在2008年出版)、《进步时代》等书,著作被翻译成四种外文出版,接受过美联社等数百家中外媒体专访,在数百家高校、大型企业以及政府做过演讲,深受欢迎。
编辑推荐

    总统的个人情商与国家治理有怎样的关系?
    为什么智力相当人生境遇却迥然不同?
    为什么有的时代盛极一时,有的时代却衰败透顶?
    13个方向、24个经典案例,全方位阐释美国在国家治理及全球治理中的经验教训,教你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卓有成效的领导”!
总统情商与国家治理

    在对国家领导人的研究方面,美国无疑是世界领先的,或者可以说,这也部分地成就了美国的强大。就像活跃而丰富的管理学研究不断提高着美国企业乃至政府的管理水平一样,对领导力、国家治理能力的研究,也在鞭策着白宫主人及志在领导美国的人不断改善自己的领导风格,提高自己的政治情商。
    为什么这样说呢?
    那是因为,美国学界和政界都相信,总统的个人风格、特征、能力与情商,与国家治理密切相关,就像我们所说的,有好食材固然重要,但还要有好厨子。这也使得美国不仅盛产总统的传记(像林肯这样的“伟大总统”华盛顿、杰斐逊、林肯与老罗斯福被公认为美国有史以来4位最伟大的总统,他们的头像被刻在了拉什莫尔山上。拉什莫尔山的巨像可以说是20世纪人类雕刻艺术的杰作,它是由美国著名的艺术家夏兹昂·波格隆创作的。1927年,柯立芝总统宣布将拉什莫尔山辟为国家纪念场,雕刻工程也同时开始,整个工程由于资金和天气等原因时断时续。1941年,当工程临近完成的时候,波格隆这位艺术大师与世长辞了,他的儿子林肯继承父业,终于在1941年底完成了这项工程。此时,小罗斯福还在任,否则也一定会被刻在拉什莫尔山上。的传记多达上千种),而且政治学界的几部名著都与总统有关,如《总统的性格》《总统风格》《总统政治》等,而这些著作,都用较大篇幅探讨了总统的情商与治国理政的关系,由此可见人们对总统情商的重视程度。
    从榜单看情商
    美国历史学家及西方媒体都曾不定期地给出美国总统的排行榜,比如《泰晤士报》英国《泰晤士报》组织了8位英国顶尖国际和政治评论员组成的一个专家委员会对43位美国总统分别以不同的标准进行了排名,相继公布了排名最后的10位最差总统,以及10大平庸总统,11个“好总统”。2014年评出的“最伟大的美国总统”前10名是:林肯、华盛顿、小罗斯福、杰斐逊、老罗斯福、艾森豪威尔、杜鲁门、里根、波尔克、威尔逊。其中艾森豪威尔排名靠前的原因之一是他曾是二战期间的盟军总司令。
    美国历史学家的排名略有不同,在最新的版本中,前10名分别是:林肯、华盛顿、小罗斯福、杰斐逊、老罗斯福、波尔克、杜鲁门、艾森豪威尔、安德鲁·杰克逊、威尔逊。
    比较一下我们会发现,英美评比虽有不同,但前5名是非常一致的,也可以说是公认的,那就是:林肯、华盛顿、小罗斯福、杰斐逊、老罗斯福。而他们,不仅历史功绩卓著,人格魅力超群,而且也恰恰是美国总统中情商最高本书也将破天荒地评出美国总统的情商排行榜,见附录,欢迎大家讨论。的五人。正如管理学家所言,“对自己和他人的激励因素的理解能力,我们称之为‘情感智力’。因为每个人的内心世界对认知、情感和行为非常重要,因此情感智力在领导这个方程式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它的影响作用可以归结为:情感智力较高的人成为高效领导者的可能性更大。”【荷】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领导的奥秘》,东方出版社2012年版,第5页。
    而排在前10位的其他总统,无论是艾森豪威尔、杜鲁门、里根,还是波尔克、安德鲁·杰克逊、威尔逊,情商也都比较高,但相比TOP5而言,情商方面还是有一些差距,而这种差距也确实对他们总统任期内的表现产生了一些影响,比如伍德罗·威尔逊就比较执拗、不善于妥协,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执政后期的不力,尤其是国际联盟主张被国会否决。
    在我们熟悉的总统中,有一位其实很可惜,他与“伟大总统”只有一步之遥,那就是比尔·克林顿。要说政绩,克林顿绝对不逊于里根,他主政时期正好是新经济带来的“黄金八年”,他离开白宫时,留给美国的是超级丰实的国库和一骑绝尘的世界领导力。而他对小布什耿耿于怀的是,后者将他留下的丰实国库糟蹋空了(主要用在战争上了,而且还落个灰头土脸),而且经由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美国的全球领导力也被大幅削弱。但为什么克林顿没有跻身“伟大总统”之列呢?其实,主要问题出在情商上,那就是“缺乏自律”(弗雷德·格林斯坦在《总统风格》一书中,谈到克林顿,用的标题就是“缺乏自律的比尔·克林顿”),他在莱文斯基性丑闻案中的表现就很能说明问题。而缺乏自律,在情商方面就等于丢了三分之一的河山鲁迅美术学院的一位学者跟帖指出,“有时候是全部!”确实,对于很多从政的人士来说,没有自律性有时就会丧失所有。比如那些被法办的贪官。。在论述了克林顿的各种优秀表现与天赋之后,格林斯坦非常遗憾地指出,“克林顿的白宫岁月提醒我们,倘若总统情绪不健康,白宫委实是美国民主治理体系中一个问题重重的机构。”【美】弗雷德·格林斯坦:《总统风格:从罗斯福到奥巴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01页。如果说,普通人情商高低往往只是影响到自己和身边人的生活,而总统的情商高低(或者说情绪健康程度),则会对亿万民众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
    小布什与克林顿相比,是两个极端,自制力强,但执政力差。小布什继承了父亲老布什总统情绪稳定的优点,而且在私生活方面也比较自律,与私生活混乱的克林顿对比强烈。但豪门出身的小布什显然对于危机缺乏较强的应对能力,面对9·11事件这一美国历史上罕见的挑战,既表现出沉稳的一面,也表现出危机应对方面的偏差,明显找错了目标(咬死了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而且将打击面不理智地扩散到伊朗和朝鲜,加上对阿富汗战争后续准备不足,从而使美国全面陷入战争与敌意的泥潭之中。这一点,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极其善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的小罗斯福总统形成天壤之别,而小布什也因此被归类于失败的总统行列。
    詹姆斯·巴伯在《总统的性格》一书的结尾处,说出了很多美国人的心声:“我们需要的是这样的总统:第一,他们应当懂得世界是如何运转的,也懂得华盛顿应当如何在世界上运转;第二,他们必须掌握让白宫成为社会进步的有效机器所需要的技能;第三,他们应当能够从自己的性格中焕发出稳定、充满希望、持之以恒的论断,从而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创造美好的生活。”【美】詹姆斯·巴伯:《总统的性格》,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723页。而这几点,也正对应了情商的几个要素——有较强的内心感知力,有较强的自我控制力,有积极的行动力,还有调动民众和舆论激情的感召力。
    情商三要素
    在《情商:为什么情商比智商更重要》一书中,丹尼尔·戈尔曼将情商广为接受的概念是:一个人的成功遵守80/20原则,即20%取决于智商,80%由其他因素决定,其中最重要的是情商。从某种意义上说:智商高,情商也高的人,春风得意;智商不高,情商高的人,贵人相助;智商高,情商不高的人,怀才不遇;智商不高,情商也不高的人,一事无成。概括为以下5个方面的能力:一是认识自身情绪的能力;二是妥善管理情绪的能力;三是自我激励的能力;四是认识他人情绪的能力;五是人际关系的管理能力。简而言之,就是控制自己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按照戈尔曼的理论,护士与医生比,情商更重要;中学老师与大学教授比,情商更重要;幼儿园的老师与中学老师比,情商更重要。也就是说,同人打交道的人情商要高,同事情打交道的人智商要高。作为白宫主人,既要与人打交道,又要与事打交道,则对其情商和智商的要求都很高。鉴于总统有庞大的行政班底和顾问团队,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总统亲自处理,因而白宫主人在与人打交道方面的能力需要更强一些,也就是说,对情商要求更高一些。在这方面,里根是个很好的例子,“里根的情商比其智商更好地塑造了他的领导力。”【美】弗雷德·格林斯坦:《总统风格:从罗斯福到奥巴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68页。高情商也使得演员出身的里根,得以步入“伟大总统”行列。
    一位优秀的总统,在情商方面,首先需要较强的自制力,也即控制自己的能力,在对“卓有成效领导”的特质的研究中,“较高的内控倾向”意味着领导者相信生活中的事情更多是由他们自己创行为决定的,而不是靠运气或无法控制的力量,因而情商高的人更倾向于控制自己,而不是怨天尤人。被视为第一位的先决条件【新西兰】布莱德·杰克森:《简单有趣的领导力》,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2页。。杜鲁门总统取得了很高的历史地位,除去他的政绩,他所具有的超强的自我克制力也为人敬佩,如格林斯坦所评价的那样,“杜鲁门头脑清醒,行事谨慎。他严于律己,作为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白宫的主人,……堪为总统楷模。”而在决策的冷静方面,杜鲁门的继任者艾森豪威尔则显得十分淡定,可谓“世界上最不受情绪影响、最善于分析的人”(尼克松语)。
    与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相比,肯尼迪总统就显得有些复杂。在男女关系上,尽管他所处的年代对官员隐私保护得较好,但桃色新闻还是一度困扰过他的白宫生涯,包括与梦露的绯闻;但在处理公事时,肯尼迪却以不带感情色彩著名,做事冷静、果决,与他身后的两位深受情绪问题困扰的总统约翰逊、尼克松形成鲜明对比。约翰逊在任期内频繁“受到情绪波动的影响,几乎到了病态的地步” 【美】弗雷德·格林斯坦:《总统风格:从罗斯福到奥巴马(第3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45页,第97页。,这在一定程度上使美国深陷越战泥潭而难以自拔;而他的继任者尼克松更是将情绪冲动的弱点放大到极致,最终陷落于“水门事件”不可自拔,并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辞去总统职位的人。不过,令美国人欣慰的是,接替尼克松收拾残局的福特总统,却是一位情绪超级稳定的人,这帮助美国社会度过了艰难时刻。作为尼克松政府留任外交团队的领军人物,基辛格也强调福特的情绪健康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在福特之后,卡特总统又成为个人情绪影响决策的“样本”,“诚然,卡特没有林登·约翰逊的专横,也没有理查德·尼克松的多疑。不过,卡特与约翰逊、尼克松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原本都具有无与伦比的工作能力,但因受到情商缺陷的影响而大打折扣。”【美】弗雷德·格林斯坦:《总统风格:从罗斯福到奥巴马(第3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53页。
    其次需要战斗力,也即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既包括面对人生困境的那种坚韧、顽强与睿智,也包括统帅领导集体乃至整个国家直面挑战与危机的自信与乐观主义,而这些,都有助于领导者“保持动力”,用“胜利者效应”理论看,“保持动力指的是接受每天的挑战,并享受完成它们所带来的满足感。”【爱尔兰】伊恩·罗伯逊:《权力如何影响我们:胜利者效应》,译林出版社2014年版,第20页。白宫的历史也告诉我们,那些能够保持动力的总统,常常能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富兰克林·罗斯福(史称小罗斯福)之所以为人们怀念和津津乐道,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所拥有的异乎寻常的健康情绪正是那个时代所不可或缺的。”【美】弗雷德·格林斯坦:《总统风格:从罗斯福到奥巴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7页。在整个国家一次次陷入迷惘之际(从大萧条到二战),小罗斯福总统以其乐观与坚定鼓舞了整个美国,推行了“罗斯福新政”,并带领美国在二战中痛击法西斯,以至于他破天荒地任了四届美国总统。而其顽强的战斗力,在一定程度上源自他对厄运(小儿麻痹症)的乐观与超越。
    这种乐观主义,还体现在对总统职位的认知上。罗斯福总统的战争部长史汀生曾经写道:两位罗斯福总统“不仅深谙行政权力之道,而且还懂得如何从权力中获得乐趣……一个人既可能被权力所累,也可能以权力为乐;既可能陷在责任中难以自拔,也可能对职责举重若轻;既可能受别人和外在力量的左右,也可能反过来左右他们——这就是领导的本质。”【美】詹姆斯·巴伯:《总统的性格(第4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1页。有意思的是,詹姆斯·巴伯在《总统的性格》这一名著中,将总统性格分成四种类型,即主动—积极型、主动—消极型、被动—积极型、被动—消极型,而划分主动与被动型的标准,就是某人在总统职位中投入了多少精力(比如林登·约翰逊就是典型的工作狂,而柯立芝则是有空就打盹和睡觉的人),划分积极和消极型的标准,则是看他怎样感受自己所做的事情(比如威尔逊总统,就是工作辛苦但并不愉快的典型威尔逊对自己作为总统所发挥的作用的感受经常是沮丧和压抑的,这与小罗斯福在白宫的幽默、快乐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一般来说,高情商者多倾向于积极改变现状,而“任何不以改变为导向的人都很难成为一个高效的领导者。”【荷】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领导的奥秘》,东方出版社2012年版,第163页。而事实也屡屡证明,那些积极型的领导人,有更大的可能成为变革美国的“关键先生”。
    乐观精神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政治心理学家相信,“消极情绪很明显对政治具有一种毁灭性影响,并且情绪能导致高度非理性的后果。……某些心情很明显损害决策的质量。……‘沮丧产生了僵化的、片面聚焦的信息加工’……”【美】戴维·P.霍顿:《政治心理学:情境、个人与案例》,中央编译出版社2013年版,第174页。。与罗斯福式的乐观的、正向激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历史上比较糟糕的总统任期和重要决策,很多与消极情绪和负面心理有关,尤其是越战时期的约翰逊和水门事件中的尼克松。
    第三是社交力,也即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是对总统职位非常重要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伟大领袖的实质是良好的交流者”【英】西蒙·兰卡斯特:《感召力》,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6年版,第7页。。林登·约翰逊在这方面,可谓登峰造极,他甚至创造了一种“约翰逊式社交”(Johnson Treatment)也即,将言语上的恳求、职责、恭维、兴奋、蔑视、悲伤、抱怨和威胁暗示与肢体上的翻领、耸肩、抓眉、挠膝、摆手和抽动鼻子巧妙地结合起来,并且能在转瞬之间一步到位,让人在眼花缭乱间心悦诚服。在这方面,约翰逊可谓将肢体语言运用到极致的人物。。由于在国会经营多年,约翰逊在入主白宫后,成为美国历史上罕见的在国会有极强人脉的总统,在深陷越战之前,国会一度成为约翰逊的“复印机”,他提出什么,国会就通过什么,以至于后世的美国人感叹道,如果没有越战,如果约翰逊全力以赴于他的“伟大社会”计划,以他的人际关系超能量,完全可能将此后半个世纪都难以通过的许多法案和改革都搞定,那他真的就会步入“伟大总统”行列了。可惜的是,约翰逊在情商方面的短板——情绪控制力不足,导致了他在一些重大决策(尤其是越战方面)上屡屡失误,这也成为他终生的遗憾。
    与社会活动家及其他类型的社交人物不同,总统职位对白宫主人的社交力有着更多社会化的要求,其中就包括对人性的深刻理解,对民心的准确把握。在这方面,大萧条时代的两位总统——胡佛与小罗斯福——形成了鲜明对比,前者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不仅对危机没有清醒认识,而且对民众的需求表现出漠然的态度,使人想起了饥民遍地却问人们为啥不吃肉的昏君来,他在选举中败给罗斯福完全没有悬念,或者可以说是现代美国大选中最没有悬念的一次。反观罗斯福,从充满人情味和温暖气息的“炉边谈话”,到吻合人性、应和人心的新政举措,以及民众把他当做亲人一样的深情厚谊,都显示出罗斯福总统对人性,对民心的洞察力,以及执政过程中无处不在的人情味和人文关怀。
    在国家治理方面,领导人的同理心与同情心是重要的品质。管理学家的调查显示,有很大比例的人同意情商会影响领袖气质,有61%的人认为情商会影响女性的领袖气质,58%的人认为情商会影响男性的领袖气质,诚然,“果断和强势标志着领袖的坚定信念、勇气和决心,但其中若没有同理心和同情心,这些特点就会表现成自我、傲慢和感觉迟钝。”【美】西尔维亚·安·休利特:《存在感:被赏识的艺术》,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第51页。在历届白宫主人中,不乏有勇气和决心的人,但同时具备同理心和同情心的人却不是很多,而同理心和同情心,恰恰正是情商要素中洞悉人心、有人情味、懂得换位思考的重要内容,这大概也是“伟大总统”队伍始终比较“精干”的原因之一吧。
    政治情商对政策推销也非常重要。里根总统就曾被称作“推销员总统”。他的“政治推销能力,可以和罗斯福及艾森豪威尔并列。他们推销政策,也推销情绪及信心。”【美】海瑞克·史密斯:《权力游戏》,中国言实出版1997年版,第361页。而进行成功的政策推销的关键,就是要充分体察民意,明了民众的感受与需求,从而巧妙地将积极情绪和对未来的信心推销出去。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