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

    村上春树(1949-),日本小说家。曾在早稻田大学文学部戏剧科就读。1979年,他的第一部小说《且听风吟》问世后,即被搬上了银幕。随后,他的优秀作品《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挪威的森林》等相继发表。他的创作不受传统拘束,构思新奇,行文潇洒自在,而又不流于庸俗浅薄。尤其是在刻画人的孤独无奈方面更有特色,他没有把这种情绪写成负的东西,而是通过内心的心智性操作使之升华为一种优雅的格调,一种乐在其中的境界,以此来为读者,尤其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提供了一种生活模式或生命的体验。



挪威的森林(电影特别版)
远方的鼓声
地下
边境·近境
日出国的工厂
村上广播
没有意义就没有摇摆
羊男的圣诞节
夜半蜘蛛猴
在约定的场所——地下2
爵士乐群英谱2
且听风吟
寻羊冒险记
奇鸟行状录
爵士乐群英谱
夜半蜘蛛猴
挪威的森林
村上朝日堂
天黑以后
去中国的小船
旋转木马鏖战记
舞!舞!舞!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斯普特尼克恋人
再袭面包店
且听风吟
寻羊冒险记
夜半蜘蛛猴
列克星敦的幽灵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象厂喜剧
舞!舞!舞!
去中国的小船
神的孩子全跳舞
旋涡猫的找法——村上朝日堂日记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电视人
挪威的森林
海边的卡夫卡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朗格汉岛的午后
羊男的圣诞节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村上朝日堂 嗨嗬!
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锻造的
再袭面包店
1973年的弹子球
遇到百分之百的女孩
去中国的小船
斯普特尼克恋人
雨天炎天——希腊、土耳其边境纪行
东京奇谭集
挪威的森林
寻羊冒险记
挪威的森林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舞!舞!舞!
天黑以后
且听风吟
海边的卡夫卡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973年的弹子球
且听风吟
海边的卡夫卡
挪威的森林
斯普特尼克恋人
舞!舞!舞!
奇鸟行状录
挪威的森林
村上朝日堂的卷土重来
村上朝日堂
终究悲哀的外国语
刺杀骑士团长
挪威的森林
奇鸟行状录
舞!舞!舞!
寻羊冒险记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且听风吟
1973年的弹子球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海边的卡夫卡
奇鸟行状录
列克星敦的幽灵
电视人

旋转木马鏖战记
神的孩子全跳舞
旋涡猫的找法——村上朝日堂日记
村上朝日堂 嗨嗬!
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锻造的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象厂喜剧
朗格汉岛的午后
爵士乐群英谱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生日故事集
雨天 炎天——希腊、土耳其边境纪行
地下
地下2 应许之地


土耳其
安西水丸性——《朗格汉岛的午后》代前言
村上春树在安徒生文学奖颁奖礼上的演讲辞:影子的意义
《日出国的工厂》前言
《地下》写在前面
《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锻造的》后记
《旋涡猫的找法——村上朝日堂日记》后记
村上春树谈《挪威的森林》
我的生日,你的生日——《生日故事集》前言
书摘:斯普特尼克恋人


《且听风吟》(2019-9-29 )
《地下》(2019-8-13 )
《地下2 应许之地》(2019-8-13 )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2018-10-24)
《舞!舞!舞!》(2018-10-15)
《奇鸟行状录》(2018-9-20 )
《寻羊冒险记》(2018-9-19 )
《挪威的森林》(2018-5-31 )
《刺杀骑士团长》(2018-5-21 )
“纸电”同步出版,打动作家的法宝是什么(2017-7-25 )
村上春树最新长篇明春上市(2017-7-25 )
《骑士团长杀人事件》引爆“村上核弹”(2017-3-7 1)
《雨天炎天——希腊土耳其边境纪行》前言(2017-1-19 )
《雨天炎天——希腊土耳其边境纪行》(2017-1-19 )
村上春树在英博彩公司2016年诺奖赔率榜上居首(2016-9-28 )
村上春树试水中文版电子书(2016-7-13 )
村上作品数字版权首次授权中国出版社(2016-7-8 9)
《生日故事集》村上春树选编的小说集(2015-11-12)
那些关于生日的光影色彩——《生日故事集》(2015-11-5 )
我的生日,你的生日——《生日故事集》前言(2015-10-29)
《生日故事集》(2015-10-29)
2015年上海书展译文出版社好书云集(2015-8-6 1)
雨一直下,透明人在流离……——《没有女人的男人们》(2015-7-10 )
村上君的“小清新”与“重口味”(2015-6-26 )
与寂寞结缘——《没有女人的男人们》(2015-6-5 1)
村上春树巅峰已过, 但诺奖未必不需要他(2015-6-3 1)
涂议嘉新歌搭车村上春树新书——导师刘欢助阵直言“文学与音乐是相通的”(2015-5-25 )
失去他者的孤独——《没有女人的男人们》(2015-5-5 1)
首届浙江全民阅读节今天开幕 唯春光与书香不可辜负(2015-4-24 )
村上新作两周售十万册(2015-4-16 )
村上“老了”,却值得欣喜(2015-4-14 )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译后记(2015-4-7 1)
村上所背负的孤独的象征(2015-4-7 1)
村上春树变“知心大叔”(2015-3-25 )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25日全国首发(2015-3-24 )
村上春树最新短篇小说《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上市(2015-2-11 )
上海译文社举行2015年新书会推介会(2015-1-19 )
今年可以看到哪些引进新书?(2015-1-9 1)
这一次,村上用7个短篇写男人(2015-1-6 9)
“村上式”孤独这次有些不一样了(2015-1-5 1)
“我的理想就是继续坐在井底”(2015-1-4 1)
村上春树时隔9年回归短篇小说 在日销售破50万册(2014-12-29)
诺奖得主莫迪亚诺:与我仰慕的人比肩感觉不真实(2014-10-17)
翻译家林少华解读村上春树为何再次与诺奖无缘?(2014-10-14)
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今日揭晓(2014-10-9 )
永远的青春风景 ——新版《挪威的森林》(译序)(2014-8-29 )
村上春树10部精装修订本小说问世(2014-7-11 )
村上春树十种精装修订本问世(2014-6-27 )
“能译好村上春树,当下只有我自己”——林少华作客文化广场剧艺堂(2014-5-9 1)
翻译那些事儿(2014-5-5 9)
《挪威的森林》男主之名来自他——村上春树御用插图漫画家安西水丸病逝(2014-3-26 )
带上书 去欧洲旅行(2014-3-20 )
村上春树的新故事(2013-11-25)
“御用翻译”林少华:我和村上春树都倾向孤独(2013-10-14)
诺奖应多关注文字魅力(2013-10-12)
中国作家谈爱丽丝·门罗(2013-10-12)
5年赔率榜之王换不来一个奖 村上昨日再打酱油(2013-10-11)
书商热衷“押宝”诺贝尔文学奖(2013-10-9 )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四个版本(2013-8-29 )
“村上春树的独特情绪影响了我”(2013-7-15 )
让文学引导青春期(2013-7-11 )
村上龙:日本文坛的“摇滚乐”(2013-5-17 )
我喜欢读完小说后会笑的读者(2013-5-10 )
村上春树驾到 犹如教主降临(2013-5-10 )
村上春树新作出炉 多家出版社展开版权争夺战(2013-4-19 )
村上春树新作“神秘感”引读者抢购(2013-4-16 )
村上春树时隔三年出长篇小说 引读者抢购(2013-4-15 )
我与村上春树臭味相投(2013-4-3 9)
村上春树新长篇下月面世 各方为中译本“暗战”(2013-3-28 )
村上春树:日本将去哪里呢?(2013-1-14 )
外国作家富豪榜里的日本文学(2013-1-6 1)
“村上春树牌”音像店的秘密(2012-12-2 )
外媒谈诺贝尔文学奖:不爱锦上添花 偏爱本土味(2012-11-5 )
接近灵魂的音乐世界(2012-10-21)
莫言,你幸福吗?明晚有答案(2012-10-11)
村上春树已筹备新闻发布会? 秘书称不太清楚(2012-10-10)
寻找村上春树书中的音符:有时像恋爱一样听音乐(2012-8-28 )
亚洲作家领跑诺奖赔率——莫言、村上春树分列两大博彩公司赔率榜首(2012-8-25 )
宋思衡解读村上春树音乐随笔(2012-8-22 )
村上春树的音乐随笔集(2012-8-13 )
孤独者的音乐和文学(2012-8-3 1)
打开恶的“黑匣子”(2012-7-30 )
凡人只能依靠琐事活下去吧(2012-7-23 )
村上三部新作同期出版(2012-7-19 )
村上春树新作揭邪教黑幕:大部分篇幅为成员口述(2012-7-9 1)
打开“黑匣子”的村上春树——《在约定的场所》译者序(2012-6-16 )
村上随笔,让人心软塌塌(2012-6-10 )
情趣其实无处不在(2012-6-8 8)
涉笔成趣的《村上广播》(2012-6-7 9)
村上春树认为的恋爱最佳年龄(2012-5-21 )
关于音乐情绪的巅峰表达(2012-5-19 )
吃炸牡蛎的村上春树(2012-4-22 )
2012来了,大众阅读市场将向何方?(2012-3-19 )
两个说梦人:村上春树与菲茨杰拉德(2012-3-14 )
村上春树:与“恶”共生(2012-3-9 1)
村上春树发明词语“小确幸”:微小而确实的幸福(2012-2-28 )
林少华的真、痴与书生气(2012-2-2 1)
村上式的边境旅行(2012-1-9 9)
一纸风行,怎么拍都错(2011-11-30)
十甲之内 纯文学只有村上春树(2011-11-18)
体验村上春树式笨拙(2011-11-16)
当村上春树遭遇影像(2011-9-27 )
村上春树用灵魂触摸(2011-9-25 )
《挪威的森林》(电影特别版)与电影同步推出(2011-9-23 )
《挪威的森林》出特别版(2011-9-20 )
村上春树《地下》面对灾祸怎样真正以人为本(2011-8-28 )
那些来自“地下“的声音(2011-8-13 )
村上春树纪实作品《地下》中译本出版(2011-7-23 )
上海译文社全方位参与《挪威的森林》电影引进——发掘文学延伸价值,乐做第一个“吃蟹者”(2011-7-7 1)
村上的旅行手记——旅行中的笔记本(2011-6-30 )
译者林少华谈《挪威的森林》 充满期待(2011-6-24 )
没有《地下》,就没有《1Q84》——村上春树首部纪实文学现身中国(2011-6-18 )
村上转型作《地下》出版(2011-6-15 )
村上春树笔下的地震(2011-3-18 )
答《出版商务周报》问:《地下世界》与《1Q84》之间(2010-11-8 )
走进村上春树的小说森林 感悟人生微小而确定的幸福(2010-3-23 )
村上写作或因鲁迅影响(2009-4-1 1)
村上春树:风行中国20年(2009-2-13 )
村上新作“换手” 译者互不买账(2009-2-4 9)
林少华的村上春树(2009-1-23 )
“村上说上句,林少华知道下句”(2009-1-9 1)
由《古文观止》到村上春树(2008-11-13)
村上绝不是卡夫卡(2008-9-9 9)
村上春树的所有往昔(2008-7-28 )
猫(村上春树密码)(2008-1-19 )
《雨天炎天——希腊土耳其边境纪行》译者短语(2008-1-2 9)
对村上春树的痴迷和抨击:“倒村派”与“倒林派”(2007-12-10)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游记出中文版(2007-12-6 )
村上春树游记《雨天炎天》引进出版(2007-12-4 )
林少华:林译村上:“0”分?!(2007-12-2 )
村上春树中译本遭日本教授恶评(2007-12-2 )
《海边的卡夫卡》的“斯芬克斯”之谜(2007-10-23)
诺贝尔文学奖今揭晓 村上春树名列热门人选(2007-10-11)
村上春树的三张面孔(2007-8-21 )
林少华:村上春树是小资更是斗士(2007-8-11 )
《海边的卡夫卡》现象及其背后(2007-8-10 )
我和《挪威的森林》(2007-7-24 )
优雅的村上文体村上味道(2007-7-24 )
《挪威的森林》:永远的青春读本(2007-7-24 )
村上春树全新演绎《漫长的告别》(2007-3-20 )
暴力是打开日本的钥匙——读杰·鲁宾《倾听村上春树》(2007-2-13 )
终于悲哀的村上春树(2007-1-20 )
2006日本文坛回眸:“村上春树年”很热闹(2006-12-29)
奇谭和奇谭以外——《东京奇谭集》译序(2006-12-18)
讲故事的欲望(2006-12-18)
村上春树的教育“迷惘”——神户寻访高中时代的村上春树(2006-12-10)
村上春树的卡夫卡情结(2006-11-8 )
《海边的卡夫卡》获卡夫卡奖(2006-11-1 )
村上春树获世界奖金最高短篇小说奖(2006-9-29 )
安房直子在幻想与现实的边境线上(2006-9-27 )
村上春树《盲柳,睡女》问鼎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2006-9-27 )
形而上的窥视和叩问——读村上春树《东京奇谭集》(2006-9-19 )
36种村上春树阅读共振(2006-9-15 )
暴力是了解日本的钥匙(2006-9-12 )
村上春树:我站在鸡蛋一边(2006-9-8 1)
林少华:村上春树对中国是有好感的(2006-8-24 )
奇谭和奇谭以外(2006-8-21 )
“上海出版”造就一大批文化名家(2006-8-10 )
村上春树夺冠 在中国出版作品最多(2006-8-8 1)
村上春树:诺奖不合我意(2006-8-8 9)
村上春树可能获诺贝尔文学奖(2006-8-7 9)
只想悠然自在地“匿名生活”——翻译家林少华谈村上春树及新作(2006-8-5 2)
林少华:看好村上春树得诺奖(2006-8-5 1)
上海书展让读者尽情遨游书海(2006-8-4 1)
村上春树获国际短篇小说奖提名(2006-8-2 9)
上海书展期间,译文主办多项特别活动(2006-8-1 9)
村上春树新作说“奇谭” 短篇小说集《东京奇谭集》引进内地(2006-7-28 )
村上春树对中国心怀歉疚(2006-7-13 )
《倾听村上春树》全面评传村上(2006-7-11 )
村上春树公开抨击日本民族主义势力(2006-7-10 )
村上春树反对极端民族主义 称最新小说将加入这一主题(2006-7-6 9)
渡边淳一谈伦理观念与时代之变(2006-5-22 )
美国日本出版巨头联手 再发掘几个村上春树(2006-5-12 )
全球18位译者解读“无国籍的村上”(2006-4-13 )
村上春树:今年的诺贝尔奖得主?(2006-4-4 1)
日名家村上春树:关注中国的文化力量(2006-3-22 )
读村上 体会交会时互放的光亮(2006-3-22 )
所有的男人都是消耗品?(2006-3-22 )
将自己断裂成两半(2006-3-20 )
村上春树手稿外流(2006-3-15 )
隐藏在表皮下:评村上龙新作(2006-3-14 )
天黑以后,故事缤纷(2006-2-10 )
村上龙小记·透过碎玻璃看到的透明蓝(2006-1-29 )
2005,我的读书月历(2005-12-31)
村上春树的中国情结(2005-12-22)
奇谭和奇谭以外的村上春树(2005-12-13)
《海边的卡夫卡》入选《纽约时报》年度十佳图书(2005-12-7 )
村上春树新作:奇谭和偶然性(2005-12-5 )
“天黑以后”的善与恶(译序)(2005-11-17)
天黑以后,故事缤纷(2005-10-11)
林少华逛东京书市(2005-9-19 )
渡边淳一的幻觉世界(2005-9-14 )
村上春树将推“奇谈”新作(2005-9-12 )
打造村上春树作品的“出版链”(2005-8-22 )
村上春树笔下的中国人(2005-7-28 )
入境问书 (2005-7-26 )
隐藏故事背后,村上春树影射日本罪恶(2005-7-19 )
村上春树作品中的四种美(2005-7-18 )
村上春树与文学美德(2005-7-8 9)
村上春树:美国人眼中的日本文坛叛逆(2005-7-4 1)
一批“冷”经典首次引入国内(2005-6-21 )
村上春树进入日本作家纳税三甲(2005-6-7 1)
了不起的村上春树(2005-5-23 )
孤独这个无面人(2005-5-20 )
踩在黑道上,只能……(2005-5-16 )
村上随笔成为翻译竞赛考题 (2005-5-11 )
天黑以后的村上春树(2005-5-9 1)
第二届翻译竞赛“瞄准”村上春树(2005-5-8 9)
村上春树的《天黑以后》(2005-5-1 9)
轻松阅读 走近心灵(2005-4-30 )
《天黑以后》直面善恶:村上春树新作“蜕变”(2005-4-25 )
“宫崎骏相中易术” 内地再现疑似炒作案例(2005-4-18 )
村上春树:从“内向的眼”到夜鸟(2005-4-11 )
村上新作揭示日本之“恶”(2005-4-8 1)
阅读经典:警惕低俗化倾向(2005-3-28 )
有一种创伤叫成长 (2005-3-21 )
偷梁换柱 “现代伪书”演迁白描(2005-3-11 )
与“永远的小男孩”村上春树对话(2005-2-17 )
诺贝尔文学套餐引领鸡年(2005-2-17 )
村上春树在英语圈受好评(2005-2-17 )
青春文学应该向经典学习 创作者任重道远(2005-2-9 9)
各地出版集团竞秀北京图书订货会(2005-2-6 9)
属于都市的青春(2005-2-4 1)
新书“调侃”众作家 村上春树是麦田里的守望太监(2005-1-31 )
村上春树之爱(2005-1-27 )
作为生的死——评《挪威的森林》里别具意味的死亡(2005-1-25 )
挪威到底有没有森林?(2005-1-21 )
浪漫《挪威的森林》(2005-1-21 )
村上春树随笔的特色(2005-1-14 )
村上春树笔下:“挪威森林”三女子(2004-12-20)
书评:国境以南,太阳以西(2004-12-16)
村上春树是一个符号(2004-12-8 )
村上春树之爱(2004-12-3 )
2004年青春文学热销(2004-12-2 )
林少华村上春树的“译家”之言(2004-11-16)
门外的村上春树(2004-11-16)
可爱淘:我特别受村上春树的影响(2004-11-9 )
像村上一样生活(2004-11-5 )
“意识流文体”难获好评 村上春树新作在日本反响不佳(2004-10-22)
怀旧比旧更柔软(2004-10-21)
《海边的卡夫卡》风靡德奥(2004-10-19)
村上春树:敞开与隐蔽 (2004-10-10)
“生命像是一个疗伤的过程”(2004-9-21 )
村上春树悄然推出新作(2004-9-16 )
图书市场的新拿来主义(2004-9-9 9)
村上春树改编剧将全球巡演:《大象的消失》成为日本舞台剧成功范例(2004-9-8 1)
日本:古典与当代的极端(2004-9-6 1)
从《挪威的森林》到《上海森林》(2004-8-30 )
“香蕉俱乐部”成立(2004-8-13 )
假书将惹跨国官司? 村上春树昨发表声明斥“情人”(2004-7-23 )
“村上情人”风波该谴责和捍卫什么(2004-6-24 )
惊诧村上没有这个“情人” 作品掀起轩然大波(2004-6-16 )
花边新闻炒作失控 “村上春树神秘情人”纯属虚构 (2004-6-15 )
哈佛教授眼中的村上春树(2004-5-31 )
村上春树神秘情人续写“挪威森林”(2004-5-26 )
村上春树散文集出版 “私人化村上”曝光(2004-5-20 )
上海译文出版社多种新书亮相书市(2004-5-9 1)
记村上春树的代理人——酒井健美(2004-4-27 )
购畅销书 送别致纸袋(2004-4-23 )
村上春树第一本随笔集出版(2004-3-31 )
解放的感觉 骚动的体验(2004-3-16 )
与村上春树的彩色约会(2004-3-9 1)
村上春树作品3年印数逾200万册(2004-3-3 1)
译文社新书上市(2004-2-19 )
感受图文版村上春树的魅力(2004-2-12 )
越走越近的昆德拉(2004-2-10 )
村上春树作品:图文并进,常出常新,再掀畅销热浪(2004-1-15 )
学生喜欢昆德拉和村上“语文新课标”引发争议(2003-8-8 1)
物质生活提高精神类读物看好 上海滩又现外国文学热 (2003-7-18 )
名人书潮那个吹(2003-6-18 )
村上春树的卡夫卡(2003-6-13 )
村上春树:为了灵魂的自由!(2003-4-25 )
村上春树最新长篇《海边的卡夫卡》中译本问世(2003-4-25 )
迷茫中思索(2003-1-8 1)
那些孤独的吟唱——读村上春树《列克星敦的幽灵》(2002-11-29)
村上春树又有新作(2002-11-26)
《舞!舞!舞!》的自我嘲讽(2002-9-24 )
重读《挪威的森林》(2002-9-17 )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如您发现本网站有违法和不良信息请致电53594508转2611举报)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新出发沪零字第Y4794号
沪公网备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54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19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