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米兰·昆德拉 钱文忠 丹·布朗 郭敬明 村上春树 余秋雨 奥尔罕·帕慕克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西方人如何看《达·芬奇密码》

2006-5-19 10:06:53 来源:华盛顿观察 作者:粟德金

    时下世界上最畅销的书非美国作家丹·布朗(Dan Brown)的悬疑小说《达·芬奇密码》莫数。该书自2003年3月出版以来,连续多年雄踞美国畅销书榜首,全球销量达4,600万册,一时造成“洛阳纸贵”的轰动效应。由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还刚拉起班子,早已引起众多波澜。自罗马教廷到基层教会,要求教徒抵制该电影的呼吁此起彼伏。梵蒂冈还对丹·布朗在小说里对天主圣公会(Opus Dei)的诋毁非常不满,天主圣公会更要求金牌导演朗·霍华德(Ron Howard)在片头加一段声明,明确宣布该电影是虚构的。然而这一要求遭到霍华德的断然拒绝。教廷上下的争议,卢浮宫实地拍摄,两届奥斯卡影帝汤姆·汉克斯和《天使爱美丽》中的女主角奥黛丽·塔图担纲主演,难怪影评家称《达·芬奇密码》为“本年度最被观众期盼的电影”。 

     《达·芬奇密码》掀起的宗教、文化和社会情绪让人不禁产生错觉,好像基督教2000多年的历史,就是为《达·芬奇密码》今天一鸣惊人所作的浓墨重彩的铺垫。《达·芬奇密码》定于本周末在全球许多国家同时上映。 

“似是而非”招惹是非     在《达·芬奇密码》中,作者丹·布朗似乎故意将基督教在五味杂陈的火锅调料中开涮,最扣人心弦的情节正是他对西方历史中的悬案做出的大胆假设。这部小说剥去了耶稣的神的光环,把耶稣说成了是一个凡人,他并不是圣母玛丽亚未孕而生的;他是以色列一支贵族的后代;耶稣与十二门徒的画像《最后的晚餐》里12个圣徒中包括玛丽亚·玛格达蕾娜,而这个女人还为耶稣生下了后代,在达芬奇为首的秘密团体的保护下,他们一代一代地生存了下来。布朗的初衷可能是为了重新诠释基督教的“家史”,尤其是揭露天主教“压迫”女性,“欺瞒”耶稣个人生活的历史“真相”等目的,本意是源于历史而高于历史。许多批评家对《达·芬奇密码》最集中的批评是布朗将历史事实与虚构混为一谈。 

    “文学作品是否符合历史事实,从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但布朗的问题是在《达芬奇密码》一书开篇即声称:该书许多描述和陈述是真实的。”研究基督教早期历史的斯坦福大学克里斯蒂·科普兰博士(Kirsti Copeland)说。 

    科普兰博士认为布朗的该声明可以有三种解释:一是布朗在陈述他研究中发掘出的历史真相;二是他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历史学家,误将一个骗局,噱头当成事实;三是即布朗意识到他的声明是非常有问题的,因此他将该声明也当作小说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是第二和第三类情况,作为一个娱乐作品,没有丝毫问题。实际上布朗在这点上做得非常成功,以致许多人将虚构的情节当成有据可查的历史。这是读者和观众自身的问题。其实一本虚构小说声称叙述的是事实,本来就让人生疑。因为惊险火爆文学作品追求是悬念和娱乐效果,而不是历史准确性,”科普兰告诉《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布朗的问题是借书中所谓的历史权威之嘴,对基督教批评甚多,因此,该电影可能会误导那些对历史了解不多的人,甚而让教徒困惑不解,”美国天主教大学(The Catholic Universityof America)研究《新约》的副教授蒂莫西·弗里德里奇森(Timothy Friedrichsen)牧师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的专访时评论说。 

    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专访的多位专家都强调了历史的真实性对基督教至关重要的意义。这也说明了为什么他们对《达·芬奇密码》所散布的“流言”表现出高度的警觉。 

    “基督教是以历史上的真人真事为基础的。但《达·芬奇密码》否定福音书(Gospels)的历史真实性,枉顾大量历史史实,辩称福音是在公元第四世纪被捏照出来(created),并由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强制传播的。该书也生造出耶稣和玛丽·玛德琳娜的婚姻,这与所有专事圣经研究的学者看法相左,”普林斯顿大学政治与宗教问题专家保罗·西格蒙德教授(Paul Sigmund)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弗里德里奇森认为,即便信仰远远超越历史真实,但对基督教信仰来说,历史还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各派基督教教会的崎岖的历史经历,对教徒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如果歪曲历史,恶意攻击教会,可能让人们对基督教信仰和教会的发展历史产生误解。 

    “对基督教教徒来说,历史的真实性非常重要。因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和犹太教一样,是建立在历史上神在真实时间、真实的地点、对真正存在的历史人物的谕示的基础之上,”罗德学院副教授(Rhodes College)盖尔·斯特里特(Gail P. C. Streete)说道。 

     斯特里特认为当代的教徒并不非常擅长将文学虚构同历史真实区别开来。当代人对历史的理解与2000年前当然可能有非常大的差异。如果一个人声称历史并不是这么回事,或什么事情纯粹是子乌虚有,自然会引起虔诚教徒们的关注。现代的基督教徒期望他们的信仰有真实的历史依据,因此,如果有人质疑他们的信仰,他们会非常不快。 

    “比如,关于耶稣,历史上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死亡的大约时间、方式、原因以及死于何人之手。如果你向基督教徒直言,历史上并没有基督复活的证据,他们会认为你是在攻击他们的信仰,”斯特里特解释到。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