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钱文忠 多丽丝·莱辛 奥尔罕·帕慕克 黎东方 郭敬明 余秋雨 丹·布朗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萧纲评传》前言

2019-2-25 15:30:18 来源:易文网 作者:曹旭

    假如《萧纲评传》只是萧纲一个人的评传,便失去了大半的意义。因为萧纲不仅代表他自己,还代表了萧家在中国诗学史上的贡献,代表了六朝帝王在六朝文学史上的引领作用和编织作用。作为六朝文学的组织者和倡导者,研究萧纲具有多种层面的意义。

    萧纲是一个“皇二代”; 昭明太子萧统死后,他成为太子,后来即位当上皇帝,也是历史上著名的“梁简文帝”。

    曹氏家族固然创造了灿烂的文学和文化,曹操和他的儿子曹丕、曹植以及 “建安七子”,组成了一个邺下文人集团,掀起了我国文学史上建安文学的高潮。而萧氏家族同样在后来的诗歌创作、诗歌理论、诗歌流派、诗歌美学、文化贡献方面,把曹家创造的文学和文化推向更高的阶梯,更高的楼层。萧家比曹家,应该是旌旗相望,各有胜佳,均垂范千秋。其中,传主萧纲就是萧氏文学的代表和剖析萧家文学的横截面。

    萧纲七岁的时候就有“诗癖”,在老师徐摛的影响下,他努力写作新体诗。成了当时“新变体”诗歌的倡导者和领袖。他在往来巡回于宫廷和边疆那么繁忙的情况下,还念念不忘改革京师的诗歌风气。在政治、军事之外,像父亲和哥哥一样,意识到当代文化和文学建设的意义。萧纲在《与湘东王书》、《诫当阳公大心书》、《答张缵谢示集书》中,提出了一系列划时代的诗歌理论,他和他领导的“宫体诗”,成了诗歌史上一个绕不过去的流派。

    一种文学样式和审美的流行,绝对不是偶然从天上掉下来的玫瑰花,而是有其自身发展的规律。这种规律,让唐初的历史学家惊恐万分;他们齐心协力,花了很长时间,用了很多篇幅,使劲地抹黑,黑到今天某些人的文学观念仍然有黑的印记。

    但文学不怕,诗歌不怕。文学、诗歌都有自己的规律,文学艺术的规律,会像锥子一样漏出历史的布袋。从真正意义上来说,政治家敌不过文学家。

    因此,作为宫体诗的旗手,萧纲所开创的“宫体诗”派,一直流行到唐代,影响唐诗一百年;一代英主唐太宗是萧纲“宫体诗”最大的粉丝。

    因为出身的富贵,性格的软弱,命运的可怜与悲惨,诗歌创作虽然辉煌,但这种辉煌至今都有争议,这些都使他成了历史上著名的“反面”皇帝,并成为我们研究的对象和为他写评传的原因;因为我们的理念并非非白即黑,而是多元的。

    萧纲那么热衷文学,认识到文学的价值地位,不遗余力地写作、提倡,不是为了什么政治目的。而是从小喜欢,一个在骨子里真正喜欢文学的诗人。他这种纯粹的喜欢和他崇尚本性的单纯,注重感官和感觉,在物质、精神之上,享受审美、超然于历史的人,使萧纲不仅在当时的萧家,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优秀的代表,除了弟弟萧绎,后世惟有“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李后主和他类似。

    这样的人做了太子,做了帝王,假如有一个很好的体制保证他的江山不被人篡夺,那么,就可以证明历史的伟大,文明的进步。

    虽然审美,是审美者的墓志铭;卑劣,是卑劣者的通行证; “成王败寇”的规律,使胜利者经常成了“盗墓者”。

    虽然在潜移默化的宣传和急功近利的世俗中,信念甚至事实都像倒了的篱笆墙,满地狼藉,不可收拾。

    但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我们正用责任、义务和人文精神把它插好,让历史和人物重新变得令人敬畏。

    本书的作者,我和田鸿毛。

    田是田丹丹;鸿是孙鸿博;毛是林宗毛。田丹丹和孙鸿博都是复旦大学戴燕教授的博士,几年前获得文学博士学位,现在都是各自大学里的新锐和学术中坚力量。林宗毛是我的研究生,研究六朝文学,赋和格律诗都写得好,又重视文献,是一个志存高远,不可多得,前途未可限量的青年学子。田丹丹的博士论文是《萧衍研究》,孙鸿博的博士论文是萧绎《金楼子研究》,林宗毛的论文是《两潘年谱汇考》,都是文献考据兼义理阐释的佳作。

    我曾忝为田丹丹和孙鸿博的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主席,写过系列宫体诗论文和常州丛书里的《萧纲评传》,我们的研究成果,都汇集在这本书里。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