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黎东方 米兰·昆德拉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多丽丝·莱辛 村上春树 钱文忠 余秋雨 丹·布朗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氍毹武杰——李玉声》序言

2019-3-5 16:20:07 来源:易文网

    玉声师弟生肖属龙,生于1940的庚辰年,今年已然78虚岁,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艺术老人了。他出身戏曲世家,由祖父、父亲、他本人,再到侄儿,已是四代梨园。他是第三代。父亲洪春先生,工老生、武老生、武生及红生,受过众多各师的传授栽培。20岁那年又于扬州三老板王鸿寿先生的门墙,成为王门的亲传弟子。在老爷戏(关公戏)上建树丰硕,领军京派菊坛。他会的多,见识广,戏路宽,在台上曾经傍过杨小楼、王瑶卿、龚云甫、程继光、高庆奎、郝寿臣、金少山、侯喜瑞、汪笑侬、王又宸,以及诸大名旦,各大须生,在剧界是个叫得响的忙人,年长的昵称他老洪,年轻的尊呼他洪爷。他经验宏富,弟子盈门,如李万春、高盛麟、王金璐、袁金凯、梁慧超、宋遇春、何金海等都是他的入室弟子,还教过科班和戏校,在斌庆社、荣春社、上海戏剧学校、西北剧校、中国戏曲学院都执过教,行内服帖,收到尊崇。

    玉声自幼深受熏陶,叔叔李洪福、长兄李金声都是好角儿,他浸润在京剧艺术氛围的福水中,开窍很早,是块学戏的好材料。1951年考进中国戏曲学校,投入培植京剧人才的摇篮,受到正规的培训。修业期间,先以老生开蒙,曾师从谭派正宗贯大元老师,后转武生,从杨派武生茹富兰、尚派传人孙盛云诸位老师学戏,基础戏《石秀探庄》、《林冲夜奔》、《挑滑车》各戏都学了,根底扎实。最近翻阅旧存当年的老戏单,见有玉声在学生时期主演的几出戏,有《金雁桥》的张任(1956年12月30日在长安戏院)、《神亭岭》的孙策(1957年1月24日在戏校排演场)、《天门阵》的岳胜(1957年11月20日在戏校排演场)、《花蝴蝶》的白玉堂(1958年4月24日在吉祥戏院)和《猎虎记》的解珍(1958年12月15日在天桥剧场)。此上仅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

    1957年,戏校实验剧团应北京电影制片厂之邀,拍摄彩色京剧影片《雁荡山》,有岑范导演,柏之毅、袁国林主演。当时,玉声在班级武生学生中,个头儿不高,身上却漂亮利索,精神百倍,颇显神采,就特意额外奖他和胡三儿(学礼)同学选入剧组,分别扮演了孟海公和贺天龙的马童,增加了两个小主演,使影片格外生辉添彩,与众不同,留下了他们幼年的舞台影像,而今屈指算来整整60年矣。

    1960年,玉声毕业,分配到杭州浙江京剧团。这个团阵容齐整,拥有多位著名前辈,如宋宝罗、张二鹏、陈大濩、鲍毓春、刘云兰诸位。当时,盖叫天老先生也在杭州,有时一起排戏,同台演戏,得到了观摩、请益的机会,再加上一向心仪追慕孙毓堃、李少春、高盛麟、王金璐、张世麟、厉慧良等前贤的舞台风范,观瞻了他们的不少演出,开扩了眼界,增长了艺能,受益无限。60年代又一度回到了北京,潜心从父亲学了一二百出传统老戏;还向清室名宗涛贝勒学了杨派猴儿戏《安天会》。这是老得到杨小楼的老师张淇林(长保)亲授,传下来的。

    70年代,愚下一度调往杭州,与玉声弟同事浙江京剧团。几年朝夕与共,眼见他在剧艺上多有长进,已臻成熟。80年代,玉声重武不忘修文,向宗法余派有景的陈大濩老师研修了十几出余派戏,如《击鼓骂曹》、《定军山》、《文昭关》等。自此,玉声重新奋起,振作精神练功、排戏、演戏,文武并进,艺乃大见出息,以一出《小商河》演红京城。1990年到上海,以余派传人资历,参加了纪念余叔岩先生百年诞辰的专场演出,与迟世恭、孙钧卿、张学津、陈志清、李宝春几位同台,以“文武双绝”冠名,演唱了一场《挑滑车》与一场《定军山》、《小商河》文武双出,博得了行内外刮目相看的赞许。他的多出武生戏,老生戏与老爷戏都由中央电视台《名段欣赏》栏目录成影像播放,显示了他曾说过的:武生表演“简而美、急而稳、脆而帅、柔而威”的要领。老生戏展现了余派风范;老爷戏一脉相承了洪爷气势。

    有件让人留憾至今的事,就是1985年角逐第二届戏剧“梅花奖”的失利:那次评委中有我。记得玉声与另一武生得票同数,并列入选。不料想,有一位评委出于爱心,不忍割舍另位参选者之名,全部写在了选票上,超额一人,这一下子造成了一张废票。可巧,这张废票上正有玉声的名字。这样,他便得而复失,少了一票,名落孙山。那年他45岁,参选是“末班车”,错过这次机会,无缘下次,留下了不可弥补的损失,令人兴叹:命也!运也!无可奈何!后来,他曾借调中国京剧院,又回母校兼课,意欲调回北京,只因诸多人所共知的原因,竟成泡影。只得留守杭城安度晚年,与文房四宝为伴,画些浙派写意花卉水墨画,遣兴消闲。

    幸善党的十八大以来,政通人和,国事大兴,京剧作为优秀传统文化,备受党和国家的重视、扶持,发布了一系列弘扬京剧的重要政策,激发了玉声守护京剧精神家园的正能量。老牛更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他不惜年迈,重施粉墨,不断登台献艺。并积极回首自己六十余年的舞台演剧实践和体察观剧者的审美需求,深有感悟心得,有许多话要说。不久前,他经过深思熟虑,梳理、归纳成文的《京剧表演艺术论语100条》公之于众,求教方家。

下一页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