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多丽丝·莱辛 钱文忠 黎东方 米兰·昆德拉 郭敬明 丹·布朗 余秋雨 村上春树 奥尔罕·帕慕克

村上春树:为了灵魂的自由!

2003-4-25 9:22:43 来源:易文网

  村上春树VS林少华文学家 翻译家首次对话     林少华住在青岛,是中国海洋大学的教授,不过他更出名的身份是翻译家,内地出版的村上春树的作品都是他翻译的。村上春树,不用说,是现在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他独特的文体、奇异的想像力创造了一种“村上体”的新小说,他深居简出、特立独行的作派标榜着一种“村上式”的生活。村上春树,不仅在文学领域有一席之地,还成了备受年轻人推崇的流行代码。

    林少华虽然多年来致力于翻译村上春树的作品,但从未和他见过面。日前,他应日本国际交流基金的邀请赴日访问,在东京拜访了村上春树。两人的手第一次握在一起,交谈很愉快,不过林少华自称是对村上春树做了一次“采访”。最新消息是,大约今年4月,村上春树的最新小说《海边的卡夫卡》将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年轻人在这样的时期生存实非易事     林少华:二十卷本《村上春树文集》日前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出齐,这在海外大概是第一次。请就此谈两句感想。 

    村上春树:如此集中出版当然非常高兴,也很感谢。即使在日本也未能全部集中在一家出版社出版,在海外更是零零碎碎。这样,中国读者买起来也容易,实在令人高兴。 

    林少华:中国有很多村上迷,村上迷中又以年轻女性居多。对此您的心情……

    村上春树:非常高兴,尤其年轻女性多这点更让我高兴。我们所处的社会——日本也好中国也好韩国也好——尽管各有不同,但在东方因素这点上是有共同之处的。有不同于美国等西方社会的“誓约”,例如在家庭问题、社会问题等种种问题上。在这个意义上,尽管我还没有同中国的读者交谈过,但我想心情上应该有相通之处的。 

    林少华:您的长篇新作《海边的卡夫卡》中译本即将在内地出版。您能对中国读者谈一下这本书的创作构思或特点么? 

    村上春树:这部小说的主人公和过去不同。过去我写的主人公都是二三十岁的成年人,而《海边的卡夫卡》的主人公是处于发育成长过程中的十五岁男孩儿。小说的类型和以往不一样。我写得很投入,想开辟一个新的天地。如果中国读者能对此中意,我非常高兴。 

    一般说来,主人公的年龄随着作者年龄的增长而增长。但这次我把主人公的年龄大大降了下来,写起来非常有趣,非常开心。十五岁这个年龄段含有大凡所有的可能性,可以把自己变成任何一种样子。我以往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某种程度上已经定型了的人物。能够自行决定自己同社会的距离、同外界同别人打交道的方式。但《海边的卡夫卡》的主人公则是尚未决定而将要对此做出决定的少年,这对写他的我来说绝对是个挑战。主人公年龄上应该是我的孩子——我自己固然没有孩子——怎么说呢,在这个意义上,我大约是把主人公作为另一个自己、作为自身的一部分来写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对我自己也是一部不同一般的作品。主人公将变成什么样子呢?他的成长过程让我非常感兴趣。日本也好中国也好世界任何地方都正处于剧烈变化的时期。如今的年轻人在这样的时期生存实非易事。假如自己十五岁,那么将如何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社会生活下去呢——这个假设非常有意思。当然,对于早已是成年人的我来说,做这样的假设并不容易。 

    林少华:《海边的卡夫卡》似乎同《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有关系…… 

    村上春树:关系非常密切。很早以前就想写《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续篇。 

◎让灵魂获得自由的念头贯穿我整个写作过程     林少华:您是位高产作家,是什么促使您一直笔耕不辍的呢?或者说类似创作原动力是什么? 

    村上春树:我已经写了二十多年了。写的时候我始终有一个想使自己变得自由的念头。在社会上我们都不是自由的,背负种种样样的责任和义务,受到这个必须那个不许等各种限制。但同时又想方设法争取自由。即使身体自由不了,也想让灵魂获得自由——这是贯穿我整个写作过程的念头,我想读的人大概也会怀有同样的心情。实际做到的确很难。但至少心、心情是可以自由的,或者读那本书的时候能够自由。我所追求的归根结底大约便是这样一种东西。 

    林少华:包括新作《海边的卡夫卡》在内的您的许多作品表现出极为丰富而奇特的想像力,那样的想像力是如何形成的、或者说来自何处呢?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