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多丽丝·莱辛 黎东方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丹·布朗 郭敬明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钱文忠

    本书是在我的博士论文《论非现实语义范畴》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而来的。在读博士的这几年里,我对情态动词、情态语义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发现情态语义系统远远不止情态动词这一范畴所能涵盖,对汉语语义系统的研究,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更高的层次来进行。本书把整个汉语的事件分成现实的与非现实的两大范畴,而所谓的语法规则都是在现实范畴中作用的,在非现实范畴中则存在许多不可预知的例外。
    本书《非现实语义研究》共分十章:
    第一章对现实与非现实的定义作了阐述,“现实”指那些已经发生了的以及正在发生当中的情境,说话人与听话人都能从命题中得知该事件的已发生性。而“非现实”指那些尚未发生或不能被肯定能否发生的情境,说话人没有、也不准备提供证据来证明该命题的已发生性。从外延上说,它包括了除了现实命题之外所有的情境。现实与非现实都是以事件为基础的。书中也对非现实与非事实这两个概念作了区分,两者虽有重合之处,但后者是逻辑语义学的概念,涉及到语言与现实世界真实性对应的问题。
    第二章对现实与非现实的区分从时间、句类、情态三个角度作了描述。从时间角度看,时相、时体对现实/非现实的区分作用较小,而绝对时间对现实事件与非现实事件的区分关系重大,将来与非现实、非将来与现实的对应是默认的对应,而非将来与非现实在合适的条件下也可能存在对应关系。从句类角度看,疑问、感叹、祈使与非现实的对应是默认的状况,现实与非现实的区分只在陈述句中存在。从情态的角度看,拥有认识情态标记的句子都是非现实的,而不拥有认识情态标记的句子,也有可能一部分是非现实的,这还需要与事件的时间等因素结合来进行共同判断。
    第三章在第二章的基础上,进一步论述了汉语中将来事件的语义特点及其与情态的关系。汉语中虽然没有时制范畴,但并非没有绝对时间,将来事件的基本语义特征是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使得其与情态之间存在十分紧密的联系,汉语的将来事件大多通过情态成分来表达。
    第四章讨论了虚拟与非现实语义的关系,虚拟范畴在英、德、法、西班牙等印欧语言中是一个系统的语法范畴,有系统多样的语法屈折形式来表现,而汉语的虚拟思维没有那么系统的表现形式。书中以汉语条件句为例阐述了三种条件关系:现实条件,反事实条件与可能性条件,后二者实际可合并为非现实条件。书中还指出,虚拟语境所提供的非现实语义背景,能使许多正常情况下无法合理存在的语法现象也合法地出现。
    第五章着重讨论了谓头成分对命题情态的重要作用。用来表达非现实的情态标记,以及能将一个现实命题转化成非现实命题的情态标记如情态动词、语气副词、心理动词等都是处于谓头位置上的。语法上的位置能压制或改变事件的性质,其中语序的作用不可小觑。
    第六章讨论了否定与命题情态的关系,主要是否定对命题情态是否有决定性的影响作用;以及汉语中两大否定标记“不”与“没”的分工。否定的作用范围是小句,而不仅仅是动词词组;否定不属于情态范畴,不会改变原命题的性质,其相对应的肯定命题若为现实句,则否定之后也为现实句;若为非现实句,则否定之后也为非现实。“不”与“没”分别负责对非现实事件与现实事件的否定,它们是非现实命题与现实命题选择的结果。
    第七章对汉语惯常意义的定义、在语言学中的地位、惯常的语义特征、表达形式、频度差别等作了论述。惯常在语言学中处于骑墙(hybrid)的位置,既不完全属于时、体范畴,也不完全属于情态范畴。惯常拥有事件的重复性、时间上的延续性、发生的规律性这三个语义特征。惯常的表达手段有词汇、语法结构、缺省及词汇与语法结构的配合使用。惯常标记表达的频度量值各各不同,但就频度量来说,都是属于中等量值以上的,零标记的惯常事件对频度量值不同的标记有一定的选择倾向。 
    第八章以“这”与“那”,“我”、“你”与“他”,“下来”与“下去”这三组词为代表讨论了物理空间上的近远距是如何经由隐喻途径对事件性质产生影响的。人们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总是由己及人,由近及远;在表达事件虚化程度上,“那”比“这”高,“他”比“你”高,“下去”比“下来”高,总的一个趋势就是,远距的事物比近距的事物容易虚化,而虚化程度的高低与非现实程度的高低存在天然的正比联系。 
    第九章挑选了动词重叠VV式作为分析对象。通过对“看看”、“问问”、“说说”这几个高频动作动词的语料检索统计发现,VV式倾向于表达非现实意义,其中,表达祈使意义的比例又非常地突出。但是,其中有四组因素对VV式事件的性质会产生重要的影响,它们就是肯定/否定,定指宾语/不定指宾语,现场/非现场,有描写成分/无描写成分。VV武一般是不能有否定式的,但非现实的语境能容许它这样做。当VV式宾语是不定指时,其所在事件能表达非现实的意义,但反过来并不能推导出定指宾语一定表达现实意义。现场性是一个与祈使特征紧密相连的特征,W式的祈使句使用倾向使得其现场性特征十分突出,这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看看三本书”不可以说,而“看看这三本书”却?以说。
……

[展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